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滴墨斋主的后花园

.

 
 
 

日志

 
 

【原创】老槐树  

2017-09-01 22:3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槐树 - 滴墨斋主 - 滴墨斋主的后花园【原创】老槐树 - 滴墨斋主 - 滴墨斋主的后花园【原创】老槐树 - 滴墨斋主 - 滴墨斋主的后花园
 
作者:滴墨斋主
       那是八十年代后期,单位有史以来第一次建住宅楼。每月三十几块钱的工资,东拼西凑终于在截至收款日的午夜前夕把钱交到了财务科科长的手里。七十来平方,一次性交集资款六千块钱,对于我来说,这在当时可是一个天文数。跑遍了十里八乡,求遍亲朋好友,阅尽世态炎凉,终于把钱凑齐。可回头一想,借这么多钱,往后怎么还人家呢?说实话我这心里还真没个底。
        房子钥匙到手之后,我和爱人到新房里高兴的迟迟不肯离去,忘记了吃午饭也不觉得肚子饿。从今天开始,我们三口之家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了,再也不用下班后无处可去,长年累月赖在单位,一举甩掉以单位为家“值班模范家庭”的桂冠(我和爱人在同一个单位)。
        抓紧时间准备搬家。可是怎么也得把这毛坯房装修一下吧,手里没有银子,装修款当然也都是借的。十米长的大凉台,在我们这里是出了名的第一大凉台,已经入选我们当地建筑的三大怪(第一怪:临街粮站少一块;第二怪:影院穹顶像鳖盖;第三怪:十米凉台把车赛“形容在凉台上就可以举办自行比赛”)。做窗户(带纱窗的)用木料比较多,再做一套组合家具(立柜、书柜、高低柜、电视柜、装饰柜、梳妆台等),还有双人床、单人床、餐具、电器等等。一番核算下来,又是一个天文数字。由我们夫妻二人精心撰写的装修“预算草案”,在自己掌管的“参众两院”遭到共和、民主两党一致否决,使家庭住房升级改善重点工程“搁浅”。 
        天无绝人之路。在单位和同事聊天时,所聊话题总也离不开房屋装修,资金筹措,物资筹备,省钱妙招等议论,这在当时已经成为首选“主聊话题”。人多智广,听到好多涉及装修方面可行性建议。首先筛选出能自己动手完成的项目,自己动手完成;再筛选出自己确实没有能力完成的项目,可以找单位同事帮忙。这样可以省下聘请专业施工人员的高额费用;最后就是不聘请专业技术人员就无法完成的指标性项目(比如木工)。聘请专业团队时务必做到:确保施工质量,选择干活踏实技术过硬的师傅。确保收费合理,找几家专业装修公司咨询价格,同行不同利,竞争出低价,掌握主动权。确保守信誉、口碑好的团队优先入选。非常感谢单位的几位老年同事,即阅历丰富又见多识广,不但办法多而且点子好。购买木料用钱多,如果直接买树就比买木料省,如果有棵大树不用买,那就更省。
        买树。哪里有树呢?路边就有,那是国家的谁敢动。老家院子中间有一棵老槐树,这可是自家的树,刨了即不违法也不用掏钱,真可谓是天助我也。找到那几个帮我出谋划策的老同事,把自己准备回老家刨老槐树的想法和盘托出,听听老同事的建议,毕竟他们年岁大经事多,谁料到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表示反对。都说这老槐树刨不得,什么什么村老槐树住着送子观音,那个那个村的老槐树住着神医大仙,还有什么什么国家的重点工程因为一棵老槐树而改路绕行等等神乎其神的事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叮嘱我刨老树这事万万使不得。
        有神,有鬼,千万不能刨那棵老槐树。这就是从关系不错的老同事那里咨询到的答案。我是无神论者,从来就不相信鬼神之说。“有神来找我,一块儿炕头烤烤火。有鬼我不怕,老槐树下把棋下”。刨树,我的主意拿定以后,那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次日请假回老家刨老槐树。
        顺路叫上哥哥一块去,来到老家和表叔一说,他笑了一笑问我怎么忽然想起来刨老槐树呢?我就把拿到新房钥匙没有钱装修不能搬家的实际情况等一五一十做了详细的汇报。他听后直摇头:据老辈人讲,你爷爷的爷爷小的时候就在这棵树下乘凉,什么年代栽的这棵树,现代人已经无人知晓。按说你家的树你可以随便刨,谁也管不着。但是,我作为长辈只是建议你别刨。 从表叔那张阴沉沉的脸上不难看出,表叔是一万个不同意的。我就到邻村找到姑姑来做表叔的工作,没想到姑姑也不同意。一番软磨硬泡又把自己目前遇到的困难,以及因为没钱装修房子而整夜整夜失眠掉头发等等说给姑姑听,最终还是得到了姑姑的“从宽处理”。
        姑姑说:“看来你是急需要得到这棵树,我也不反对,但是,还得看看神是否同意。”无奈,又和姑姑找到村里的一个专门占卜测算凶吉的“女大仙”。”女大仙”看了一下我手里拎着的水果和烟酒(从她的表情揣摩,她对这些礼品还是比较满意的)。只见她屈指眯眼口中嘟嘟囔囔不知所云,焚香祷告求得“神仙相助”,她用圆珠笔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一个圆圈,又在圆圈里边胡乱点点戳戳(那图案特别像一个黑芝麻烧饼)。然后又取出一张皱皱巴巴的黄纸,在上边写了些请诸神原谅并同意刨树的“公函”。再三叮嘱我在刨树之前必须按照程序一步一步操练,因为这是一棵古树,几百个神仙都居住在这棵大树上,“请神容易送神难”嘛。 
        次日正中午,我和哥哥带着刨树用的斧子、锯、绳子、䦆头、铁锨,当然还有给神仙的供品,苹果、点心(糕点)、白酒、香烟以及香烛、“符咒烧饼图”和鞭炮,一块红布系在树枝上。依次把香和蜡烛点着,再把供品摆好,最后把金黄色的纸折叠成的大元宝、纸钱、符咒,还有那张祈求神灵宽恕的“公函”一起烧为灰烬。随着一阵霹雳拍啦的鞭炮声,惊动了树上的鸟儿,展翅飞去。纸烟、炮烟、顺着树叶缝隙漏下的太阳光光柱缓缓升腾。 
       树大根粗刨起来很费力。围着树刨了一个好大好大的坑,树根全部被斩断,仅剩下树干中心很小的一点没有掏空。用力拽住拴在树枝上的绳子,喊着一、二、三,可就是不能把树拉倒。哥哥顺手掂起斧子跳进树坑,准备蹲下身子低头弯腰想再砍一下树下的主干,我大声喊道:“不好。”因为我看到大树开始向我们哥儿俩这一侧倾斜,眼看就要把哥哥压在树坑里,我本能的伸出手把他从半人深的树坑里拽了上来。转眼间伴随着老槐树主干下边的老根断裂的咔嚓一声,那树头重重的压在老屋的房檐上,几片蓝色的月牙瓦碎片噼里啪啦掉落下来…… 
      我们哥俩逃过一劫,呆呆傻傻的坐在一边看着这棵被撂倒的老槐树许久许久。 好不容易把树运到木材厂,电锯厂老板开始就不接这活儿。后来,又是加价又是递烟才勉强答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老槐树抬到电锯操作台上。老板一边操作一边喃喃自语:“怎么总也找不准中间线呢?看看我说不行吧,你们非得试试,这不,已经毁坏我两个锯条了。槐木硬啊,怎么想起来用这木头呢?真是的。”
        好不容易锯开了顽固不化的老槐树,可这心里已经凉了半截儿。大仙说树里住着好几百口子呢,这下可是眼见为实。树是空心的,里边是一个巨大的蜂巢,白白胖胖的幼蜂在这里过冬,成年蜂看着木材加工厂外白茫茫的雪景,冻得无力和我作战。好大一棵树,仅剩下边角料了,仿佛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看着一堆“劈柴”,看着木料场老板一脸无奈的摊开双手又耸耸肩膀的姿势,看着外边田野里一望无际的雪地,我的脑子短路了,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老槐树转眼间怎么就变成了一堆柴禾呢。
        后来,和单位的老孙头聊起此事,他凑近我的耳旁:槐树刨不得,老槐树那就更加刨不得了。槐树的槐字拆开就是告诉人们木、鬼,木头有鬼嘛。
        回过头想一想,这件事差点儿把哥哥压在树下,树被锯开又遇到空心。好像挺诡异的,其实想来也不外乎是一些自然现象罢了。如果当时哪个所谓的“大仙”告诉我这是一棵空心树,我也就不刨老槐树了。正因为她总是说什么神什么仙的,我就不信这个邪,非得刨了它看看有什么神什么鬼。鬼和神都没有出现,可还是让单位那几位老同事奚落了一番,成为“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笑柄。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